《了不起的盖茨比》幕后

分享到:

《了不起的盖茨比》由巴兹·鲁赫曼执导,该片根据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的同名小说改编,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凯瑞·穆里根、托比·马奎尔等主演。

我们在观看电影时,往往被其情节所吸引,而注意不到画面中的画面是否含有合成的成分。甚至通篇看下来,以为所有镜头都是实景拍摄的。但是我相信当你看完这个幕后揭秘后,才会意识到影视合成技术在如今的电影中使用多么广泛。

在拍摄时,绝大多数场景中都是用了绿布或者蓝布,场景中只安放最基础的前景物体,这些物体往往对于演员的走位、场景深度信息起着关键性作用,所以不可省略。 在拍摄完成后,素材即交付到特效制作部门,光是特效制作这一部分,就需要几十人的制作团队,分别处理包括平面追踪、摄像机反向追踪、Roto、抠像、建模、渲染、合成。 宣传片制作

《了不起的盖茨比》于8月30日在中国上映,此次作为导演、编剧、制片人的巴兹·鲁曼,电影改编自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同名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小说在此前已多次被搬上银幕,而这对这一次的《了不起的盖茨比》观众的评价也褒贬不一。

电影以3D立体的方式结合了其独特的视角,音效以及叙事风格,把菲茨杰拉德笔下爵士时代的灯红酒绿与现代编织在了一起。希望本文能呈现出一些些导演巴兹·鲁曼与他的团队们在创作时候的想法与过程,如果有能够给你带来有参考价值的东西那最好不过:) 在影片的讲述者尼克·卡拉威(在小说中也是以他的口吻叙写了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故事)的口中与笔下,他的邻居盖茨比是一个常躲在暗处看似堕落但实际很有抱负并带给尼克很多启发的男人。

这个男人“对生活的各种前景有着高度敏感……永不言弃的乐观心态……是我在其他人身上从未见过的甚至将来也可能不会再见到的。”

1923年至1924年之间,辗转于长岛、纽约和法国的圣·拉斐尔之间的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最终完成了这部经典之作,并在随后的近100年,战胜了时间的考验和空间的阻隔。 巴兹·鲁曼为什么选择改编拍摄《了不起盖茨比》 导演巴兹·鲁曼第一次在银幕上看到《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在1974年。他的父亲曾在地处澳大利亚偏远地区的苍鹭湾经营过一家汽油站,并开过一阵子电影院。 2004年,在寒冷的俄罗斯北部。火车铁轨发出隆隆声。灯光照入结冰的窗子。“我刚完成了《红磨坊》打算出发进行一场“冒险”。

非常疯狂的是我决定从北京搭乘西伯利亚火车快线,穿过俄罗斯北部到巴黎去见我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莉莉。”正是在那辆西伯利亚火车上,在拥挤不堪的车厢内,鲁曼再次接触到了《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次是他随时携带的两本有声读物中的一本。 他回忆道:“我倒上些酒,看着窗外随火车倒退着的西伯利亚景色,然后开始聆听。我睡着时已是凌晨4点。第二天我等不及夜幕的降临,好让我重新回到我的小车厢内,倒上第二瓶酒,听完最后一个章节。最终我意识到了三件事:

一,我根本没有真正懂得《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故事;

第二,该故事结构简明精细;

第三,根据这小说我们能拍出一部很棒的电影。当然在客观上肯定面临很多挑战---尼克·卡拉威内心世界的表达,他的内心独白---但这绝对是一本好的电影脚本。我想,‘我有朝一日要拍这部电影。’

于是在火车摩擦着生锈的铁轨不断前进的路上,鲁曼第一次有了改编拍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念头。” 争取拍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版权和团队构建 最终鲁曼加入了制片人道格拉斯·维克和露西·菲舍尔的行列,这两位已经为争取电影拍摄权努力了很久。菲舍尔说道:“我们花了两年时间希望争取到版权。过程很复杂。而当有一天办公室有人来敲门,来者正是巴兹·鲁曼。他说‘我也正努力争取拍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版权’,那时我们兴奋异常,我们都觉得他是做此片导演相当合适人选,那就像梦想成真。

忽然间有办法可以看到并参与到20年代的生活里,你就像被时光机器带去了不同的世界。” 紧接着他们需要找到一个演员可以完整诠释盖茨比的精神世界,笑起来“就像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那种笑容,那种笑容让人安心。”然后转瞬间,表情看上去“就像他杀了一个人”。 鲁曼说:“我为这事秘密做了一段时间工作,花时间去了解所有认为可能合适演出杰伊·盖茨比的人选。真的,想到这个人并不难。嗯…我不知道,复杂、浪漫、黑暗、有魅力的伟大的演员…”

曾出演鲁曼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同时鲁曼又视其为朋友及合作伙伴,莱昂纳多成为不二人选。 莱昂纳多说:“我在初中就读过这本书并被这个故事深深感动。当我再次翻阅小说的时候,是巴兹递给我一本拷贝并说道,‘我已经有了拍摄版权。’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要拍摄一部改编自世界最伟大的小说之一的电影且要令人难忘是一个重大的项目。” 该小说为读者揭示了纽约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故事,这个被菲茨杰拉德称之为“辉煌的海市蜃楼”的城市,也是在这座城市菲茨杰拉德开始了他成功的职业生涯,更是他写下该书最初的灵感来源。对于鲁曼和巴兹团队来说,那座城市也是非常关键的第一站。在曼哈顿中城区的王牌酒店的套房内,以及后来在卡内尔和百老汇的转角,在401号大楼的24层和26层巴兹设立了工作室,成员包括他的妻子,奥斯卡服装及美工部分的获奖者凯瑟琳·马丁,同时她也和鲁曼合作了20多年,为他所执导的电影设计造型;安东·蒙斯泰德担任执行音乐监制同时也是电影的联合制作人;

由克雷格·皮尔斯担任编剧,他是鲁曼的朋友也是搭档,一同写下了鲁曼的《红色窗帘三部曲》;以及另外几位富有创意的电影制作人员。 "从书中的描述开始然后试着像侦探一样找出作者想要表达的" 纽约,“这里的夜晚特别有活力且引人入胜...摩肩接踵的红男绿女和川流不息的往来车辆让人感到目不暇接。”这是灵感的来源。整个团队被这个地方的活力与历史历史所包围,这感觉就像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样。 编剧皮尔斯说:“我们在纽约的时候阅读了很多关于那个时代的文章---特别是金融系统,债券和股票市场。我们当时正处于全球金融危机,或者正要走出这个危机。”

制片人维克说:“我觉得《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时代背景和当时太相似了。那是一个虽然经济不稳定但人们仍然沉溺于纸醉金迷的时刻,同时大家都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们迷失了方向。《了不起的盖茨比》完全就像是昨天写的故事来隐射当下的时代。但它不是。小说把你带去了另外一个时间和地点,一个充满诱惑的失落世界,这个世界里有闪闪发光的希望和破碎的梦想。” 鲁曼说:“我想菲茨杰拉德一定是感觉到了19世纪20年代当时道德核心部分开始动摇开裂,没有什么事情能一直往上,往上,就算它们能,也持续不了。

那就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非常相似。感觉就像平行时空发生的两件一样的事情。现在想来,就是这真实感告诉我我现在就要拍盖茨比并且要以这种方式。我们来到纽约因为我们必须在纽约学习并理解在爵士时代这个地方乃至中西部的文化和现今的共通点。” 他们常常从书中的描述开始然后我们试着像侦探一样找出这描述下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宣传片拍摄

鲁曼这样描述他拍片的过程:“当我开始筹拍一个电影,我总是先从搜集做起。视觉语言部分,我就会开始收集照片然后进行拼凑还有我那潦草的笔记。” 他们是幸运的因为照片图像以及电影拍摄在当时的20年代已经非常流行了,所以描述当时的时代不需要仅仅依靠想象和图画,有当时的卡通,还有那个时代保存下来大量的照片。 除了搜集那个时代所使用的随身物品,鲁曼和他的团队逐字逐句地研究《了不起的盖茨比》书中的内容,以及菲茨杰拉德的其它手稿,特别是他写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初稿,取名《马奇奥》(在罗马爱情神话里的一个以举办派对出名的部落),并且他们咨询了它的编辑,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以及菲茨杰拉德小说学者詹姆·L·韦斯特三世。

团队也做了大量的实地考察,从长岛的大厦到阿斯托里亚的高架路,还有路易斯维尔的绿草地,也是在那里黛西长大并第一次遇见盖茨比。鲁曼还拜访了当·斯戈莫尔,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手稿管理员。菲茨杰拉德曾是那里的学生,图书馆也保存了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的论文和相关作品收集。 巴兹总是能根据他想象的部分重新创造这些世界,如果他想把一本书拍成一部电影,那是因为他想表达他所理解的该书的中心思想。“但是这次的改编是高度地忠于原著,”李奥纳多说。

“为了要叙事所有,创作的空间相对就小了。故事的完整性要和菲茨杰拉德的文字实际贯穿起来。” 这其中部分原因是为了发现和改进“菲茨杰拉德式”。

皮尔斯解释说,“菲茨杰拉德式是一种因我们对他的崇敬而衍生出来的渴望包括尽可能多的菲茨杰拉德的味道的语言,用这种语言方式写出符合菲茨杰拉德风格的旁白或对话并且突出它的力量与美,而同时又能被现代的思想所接受。另外,当你完整地阅读该书需花费7小时,所以从纯技术角度来说我们必须压缩同时我们要用外在的表演方式来表达人物内心的思想活动,因为这是部电影。从某个层面来说我们当时认为我们需要建立一些规则以便大家在进行语言表达的时候遵守,那就是“菲茨杰拉德式”的由来。”

鲁曼想既要忠于原著和背景时代同时也被新一代接受,以产生一种文化上的交融。使用当代音乐作为电影配乐---与具有独创精神的艺术家也是该该片的执行监制,肖恩·卡特(Jay Z)合作—就是这种交融的核心体现。

皮尔斯说:“我们希望可以让人们感受生活在当时那种流行时代是什么感觉,新世界正在形成,每个人是如此年轻,如此美丽,又是如此醉醺醺和疯狂,同时又如此富有并且活在当下。我们希望能让人真切感觉到这感觉,就好像我们要去世界上最棒的夜店,就好像我们在开世上最快的汽车。我们必须尽早决定用什么音乐以及如何用音乐呈现这个故事。”这是菲茨杰拉德自己的故事剧本中的一页。他在他自己的手稿中记录了70多首流行歌曲,把1922年最热门歌曲《凌晨三点》写入了《了不起的盖茨比》。

鲁曼说:“我认为任何能成为经典的东西本身就是经典因为它经历了时间和空间的考验。我这么说的意思是它在任何国家任何时间都有其意义。

你知道,通常这些东西都具有这样的特性因为故事讲述的是全人类的故事,我们都认识故事中的人。《盖茨比》就是这样的故事。所以我们要从一开始就找对正确的方法来呈现它。

鲁曼回忆起整个经历中令人最印象深刻的情景之一:那时他和皮尔斯刚在ACE酒店的套房里布置好场景,王牌酒店周围有很多菲茨杰拉德时期的建筑物。“那里有个凸窗,窗外就是纽约,莱昂纳多坐在窗前,然后真的有人在什么地方吹小号或是什么乐器……

“那真是太菲茨杰拉德了!”鲁曼回忆道。“莱昂纳多就开始朗读脚本同时托比也开始读脚本,然后突然间日落时托比朗读了尼克最后一段台词,‘所以我们奋力前行,又注定要不停地退回过去。’

我记得莱昂纳多就鼓掌了,我也鼓掌了,于是所有人一同踏上这段旅程,通往菲茨杰拉德和他的故事,他所处的时代和地点,同时也是我们自己的时代。

我想做条视频我要得到专业视频报价